您的位置:首页  »  【摩歇的祭坛】
 
  飞翔影视公司陷入了困境之中。公司依托于某国际势力集团的财力支持,因 前一段运作失误,至使公司损失严重,该国际集团又急于讨还债务,如果不能及 时偿还,公司倒闭不说,公司最高层的核心成员还要遭到追杀。当然,也有唯一 的解决办法,那就是国际势力集团要求公司必须拍摄一部带有活体剖腹的影片, 而主角必须是中国漂亮的年轻女孩,以适合西方相关人群的欣赏口味。这可难坏 了以总裁fly为首的公司核心组。经过多次秘密探访,没有一个漂亮女孩愿意 担当这样的角色。
 
  就在fly准备解散公司,一人去集团顶罪的紧要关头,他的秘书,青春靓 丽的雪贝姑娘要求饰演影片的女主角,为了保存公司、保存fly等人的性命, 她心甘情愿地奉献出自己的肉体。
 
  fly及核心组成员实在不愿意让雪贝冒这种危及生命的风险,但又毫无解 决的办法。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他们被迫选择了雪贝。
 
  公司的写作班子写出了剧本《摩歇的祭坛》,故事情节很简单:在900多 年前中国西南的群山之间,生活着一个名叫摩歇的部落,每当遭受自然灾害时, 他们要把本族的一名漂亮的女孩送到祭坛上剖腹,把流出来的肠子敬献给山神, 祈求山神使他们来年风调雨顺,获得丰收。
 
  随后便开始了拍摄,经过一个多月的紧张工作,影片需要的画面几乎都拍完 了,就差影片中最需要也是最精彩的看点“活祭”的场景了。
 
  这种拍摄是非常保密的,拍摄地点选在云南丽江西北58公里处的一个山坳 里,这里方圆20公里杳无人烟,拍摄时间大约半个小时,现场拍摄只限定9人 :fly核心组5人,摄影助理1人,医生2人,再有就是作为主角的雪贝。执 刀人由freegotte担任,他也是核心组成员。
 
  8月2日他们飞赴昆明,制定了详细的拍摄与操作方案,并对一些细节展开 了认真的讨论与确定。
 
  最后,fly做了总结性发言:刀口的长度,最初确定只剖开雪贝的小腹, 这样创口小,便于恢复,出血量也少。但因切口小,肠子不能全部顺利流出,必 须用手去掏,这样会造成肠表膜的磨损及细菌感染,还增加了雪贝的痛苦,与剧 情需要也有差距。所以要大切口,打开整个腹部,从胸骨中心的上腹一直剖到处, 但不要伤及膀胱。肠子要自然地坠出,雪贝也要配合,方松腰身,使剖开的肚皮 张开,还可以扭动身体,使肠子在重力的作用下全部流出腹腔。刀口的走向要在 中心线上,这势必伤及肚脐,可在伤好后,做美体修补。freegotte要 掌握好进刀量,进刀别太深,没有切透的部分,可以再补刀,千万别划破她的肠 子。还有雪贝的进食问题,按说外科手术是不能进食的,否则增加缝合腹壁的难 度。为了增加视觉效果和保存体力,征询医生后,雪贝还是要吃一些半流食,食 物的颜色要多选几种,肠胃内有东西,蠕动就好,而且透过肠壁,还可以看到肠 内容物的移动,增加真实感。当然拍摄前,要排便排尿。坠出的肠子,不能掉在 地上,更不能粘上泥土,所以要把祭盘放在那儿,让肠子堆积在祭盘里。拍摄完 毕后,迅速解下雪贝,一定要托好她的腰,放进担架,肠子不能放回腹腔,要用 消毒纱布盖住,连盘子一起放在雪贝的胸上,敞开的肚子也要盖上。快速送进车 内麻醉、输血,我已经联系好丽江的某医院,再做处置。拍摄定在8月6日,取 个顺、发的吉利。具体时间是上午10点,此时的光线比较理想。祭坛的搭建在 5日,要简单、古朴,有那个时代的特点。祭架与祭案间的距离要适度,便于f reegotte操作即可,祭架的底部与祭案台面等高,这样可拍摄雪贝的全 身,避免遮挡,freegotte在剖腹完成后,要迅速离开,好让武士把祭 案并到祭架,使雪贝的肠子落在祭案上的银盘内…………
 
  第二天他们奔赴丽江,住进这座古城。
 
  期待已久又令人不安的这天终于来临了。大家到达了拍摄现场,祭坛已按预 想的方案搭建在那里。祭坛后面是连绵不断淡青色的山脉,缕缕白云像烟似的飘 浮在山腰间,山坡上生长着茂盛的冷杉,树下绿茵茵的草地上点缀着五颜六色的 野花。真像一个浪漫、神秘的童话世界。
 
  男人们都换上摩歇族的服装,装扮成摩歇的勇士,雪贝脱光衣服,披上宽大 的白袍,头上戴着用野花编成的花环,脸上还化了淡妆。
 
  大家围向雪贝,fly望着雪贝,轻声地说:“我们不多说什么了,要是太 疼你就喊出来,最多20分钟就能拍完,然后马上送你去医院救治。”
 
  雪贝没有说话,只是轻咬了一下嘴唇,用力点了点头。
 
  “我们开始吧”fly发出了指令。
 
  分别拍摄中近景和远景的摄影机已经架好,fly抱起高速手持式摄影机亲 自拍摄剖腹流肠的全程特写,以便在正常速度放映时,展示剖腹过程的细节,提 高视觉刺激度。
 
  雪贝光着脚缓慢地走向祭坛、走向祭架,四名摩歇勇士尾随其后。
 
  祭架前,雪贝脱掉了白袍。四个勇士抬起了雪贝。雪贝赤裸的身体成“大” 字形背靠祭架站立着,四勇士把雪贝的四肢捆绑在祭架的圆木上。
 
  祭架上的雪贝展示着东方女性的娇美,粉白的皮肤是那样的滑润,乌黑的长 发环披落在光洁的肩膀上,苗条的身材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两只大小适度的乳 房娇挺在胸脯上,胭红的乳头发出诱人的光泽,胸腹随着呼吸有节奏的起伏着, 深圆的肚脐,略微鼓起的小腹,黑丛林般的,叉开的双腿间绛红色的大阴唇也张 开了口,娇羞的红晕挂在脸上,黑亮的双眼看着远方……
 
  摩歇勇士吹响了号角……
 
  freegotte走向祭坛,在祭案前停止了脚步。他从祭案上的银盘中 拿起了短刀,举过头顶,单膝跪下,向群山致礼。
 
  fly肩扛摄影机也来到祭架前。
 
  freegotte面对着雪贝,雪贝肚子正处在操刀的最佳位置。
 
  “我要动手了”freegotte望着雪贝轻轻起伏的肚子,轻声对她说 :“你屏住一口气,我好掌握进刀的深浅,切割也比较顺利。”
 
  “好,来吧!”雪贝应答了一声,深吸了一口,屏住了呼吸,还向前挺起了 腰身。
 
  锋利的刀刃刺进了雪贝上腹的最高处,随之向下慢慢地移动,鲜血从伤口流 淌出来。
 
  雪贝喉咙里“呃”了一声,随后头向后仰,身体绷直。
 
  雪贝绷紧的肚皮更便于freegotte的下刀,刀口缓慢地延伸,刀刃 穿过雪贝的肚脐,继而又切开了小腹,停在的上面。
 
  freegotte拔出刀,看到雪贝的肚子完全被剖开了,肚皮向两侧绽 开,外层是奶白色的脂肪,内层是暗红色的肌肉,肉的质感非常地鲜嫩,鲜红的 血珠从切口渗出,慢慢变大,汇集成血流,顺着皮肉向下慢慢地流着。free gotte感到这刀切割的相当漂亮。上腹确实剖透了,能看到肝脏和胃囊的边 缘,一段肥粗的肠管像软体动物似的正慢慢向外挤出,freegotte知道, 那是雪贝的一段大肠,学名叫横结肠。可小肚子里面并没有剖透,一层淡黄色的 膜,上面布满了微细的血管。“这就是大网膜吧。”freegotte想着。 透过这层大网膜可以模糊地看到里面蠕动着的小肠。由于没有了腹壁的支撑,大 网膜正慢慢向外鼓起。freegotte又举起刀,用锋利的刀尖跳开了大网 膜。这时,雪贝突然“啊”地大叫了一声。大网膜迅速地向两侧弹开,喷溅出细 小的浅黄色脂肪颗粒。freegotte觉得有一股带着脏腑气味的热气从雪 贝的腹腔内飘出。“没想到这么漂亮的姑娘肚子里也这么难闻”freegot te心里想着。同时看到一团滑腻蠕动着的小肠从雪贝小腹的切口中流了出来。 freegotte完成了剖腹工作,他迅速侧身离开,两个摩歇武士抬起祭案, 与祭架的底部并拢,好让雪贝流出的肠子坠落在祭案上面的银盘内。
 
  腹部被剖开这么大的伤口,使雪贝剧痛难忍,大口大口喘着气,额上渗出细 密的汗珠,两条丰腴的大腿也剧烈地颤抖着。她的后背离开了祭架,身体弯成弓 型,胸腹的拉伸使肚子上的切口变窄了,一段扭成“U”型的大肠、一团缠绕着 的小肠沾着艳红的血浆挂在雪贝洁白的肚皮上,轻微地颤抖着。
 
  “太难得了”拍摄特写的fly从视镜中看到这一幕,不禁格外欣喜。fl y调整着拍摄角度和距离,以便把小肠上的微细血管也拍摄进去。同时fly还 听到了,从雪贝肠子中传来的阵阵肠鸣声。
 
  不知过了多久,剧烈的疼痛似乎消退了,雪贝感到腹部有些麻木,只是隐隐 地跳痛。她收直了身体,还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肚子:哦,肠子还没有全流出来, 挂在那里了。她想起fly开会时说过的话,顿了一下腰,并左右摆动了两下。 
  雪贝的肚皮猛地又张开了,一大团柔嫩、粘滑的肠子翻滚出来,坠落在雪贝 小腹下的大腿之间。一部分大网膜也被带了出来,内层布满了浅黄色的油脂,垂 吊在雪贝小腹的切口两侧,微微飘动着。缠绕在一起的肠子在重力的作用下开始 分离,撕开了肠间膜,缓缓地向下垂落,仿佛是悬挂着长短不等的条条丝带。在 阳光的照射下,可以看到肠管内包裹有深、有浅,有长、有短的内容物,那是雪 贝体内正被消化着的食物。
 
  坠落的肠子渐渐接近银盘,终于落到盘上。雪贝腹腔内的肠子仍在缓慢的流 出,只是沾着黄色油脂的肠管多了起来。fly知道那是位于盆腔内的肠子,盆 腔内是人体脂肪堆积较多的地方,看来雪贝的肠子差不多全出来了。fly正想 着,一段弯曲的小肠带着一大片油脂翻出体腔,快速掉在盘上。高速摄影机定格 在雪贝落在银盘的肠子上,fly的特写拍完了。
 
  随着最后一段肠子翻出腹腔,雪贝感到阵阵冰冷的凉气冲刷着自己的腹腔, 并开始向全身蔓延过来。她不禁向脚下望去,看到自己的肠子堆积在银盘中,像 一团肥硕的虫子般缠绕在一起缓慢地蠕动,肚子巨大的切口下面,被带出的大网 膜沾着黄色的油脂和红色的鲜血,在微微飘动。雪贝感到一阵恶心,随后便是一 阵晕旋,而且还感到非常的干渴。
 
  中近景和远景摄影机在拍摄最后的画面。
 
  祭坛上只剩下雪贝一人,那是一幅凄美的画面。雪贝面色灰白,半张着失去 血色的嘴唇,双眼迷离地望着远方。光洁的肚子绽开着,能看到暗红色的腔膛, 上腹比拳头略大的胃囊被下面的小肠拽了出来,在空中轻轻地晃荡,绷紧的小肠 通向身下的银盘。同样,下腹的底部是另一条绷紧的肉乎乎的大肠,一端也通向 身下的银盘,另一端深入到雪贝盆腔内。
 
  银盘内满满盛着雪贝的肠子,柔嫩的小肠、肥厚的大肠,凌乱堆积在一起, 夹杂着黄色的油脂和艳红的血浆,肠间膜反射着白亮的光泽。这多像一盘色彩斑 斓的大菜啊!
 
  是啊!那是摩歇女儿敬献给山神的圣餐;也是雪贝姑娘用自己青春鲜活的肉 体奉献给世界上游离在现实与梦幻中特定人群的佳肴。
 
              第一种结局:
 
  摄制完成后,按照fly等人的周密安排,雪贝得到了及时的救治,并按期 转道香港,继而飞赴澳大利亚。在国外医生精心的治疗下,雪贝凭借旺盛的青春 活力度过了腹腔感染和肠粘连的危险期,正逐步走向康复。
 
  fly等人对拍摄的影片精心地进行了后期制作与处理。两个月后,这部采 用活体剖腹摄制、反映神秘古国的影片在国际上引起了反响,东南亚及欧美国家 的片商纷纷购买放映版权和发行权。飞翔影视公司获得了巨大的收益,不光还清 了债务,还获得了丰厚的利润和国际知名度。虽然也遭到一些人权组织的反对, 但很快就平息了。
 
  国外一些片商为雪贝献身艺术所感动,为雪贝捐款,用于身体的康复和消除 疤痕的美体治疗,并邀请她康复后去欧美的影业公司饰演东方女性。
 
              第二种结局:
 
  摄制完成后,按照fly等人的周密安排,雪贝得到了及时的救治,并按期 转道香港,继而飞赴澳大利亚。然而雪贝却一直发着高烧,大剂量的抗菌素均不 起作用,只好剖腹探查。雪贝在手术台上又被打开了腹腔,由于部分肠外壁粘膜 破坏和细菌感染,使部分肠段出现粘连,继而梗阻、坏死。雪贝的肠子又被掏了 出来,医生对腹腔和肠管进行了灭菌冲洗,并割掉了坏死的肠段。但是技术精湛 的外国专家也没能控制住雪贝的病情。雪贝的病情仍在恶化,她再一次被打开腹 腔,对肠道和内腔进行必要处置手术后,又发现她腹壁的伤口出现了溃疡,腹壁 无法缝合。雪贝绽开肚皮,坦露着内脏,躺在无菌手术室的玻璃罩内,靠输液、 输血维持着生命。她变得越来越虚弱,天天在痛苦中煎熬着,时而清醒,时而昏 迷。昔日那个靓丽的姑娘变得日渐枯萎。在拍摄“活祭”11天后的8月17日, 雪贝肠道大范围粘连、梗阻和坏死,腹腔内出现了脓液,腹腔严重感染已扩散到 胸腔和血液,并发了浓毒败血症。虽经专家医生的全力抢救,仍然无法挽回她年 轻的生命。那天饱受伤痛折磨的雪贝死在了手术台上。
 
  fly等人对拍摄的影片精心地进行了后期制作与处理。两个月后,这部采 用活体剖腹摄制、反映神秘古国的影片在国际上引起了反响,东南亚及欧美国家 的片商纷纷购买放映版权和发行权。飞翔影视公司获得了巨大的收益,不光还清 了债务,还获得了丰厚的利润。但是,影片也遭到一些人权组织的反对,并派员 追查女主角的下落,最后在一无所获的情况下,不了了之。
 
  雪贝死后被安葬在澳大利亚的华人公墓,她永远长眠在风景秀丽的异国它乡。 fly及他的核心组注销了飞翔影视公司,他们移居澳大利亚,成立了中国文化 传播公司。他们要一生陪伴着雪贝,陪伴着这个令他们敬佩与爱怜的小妹妹。 
               第三种结局
 
  无法预料的意外发生了。拍摄现场和弥漫在空气中的血腥气味,引来了视觉 和嗅觉非常灵敏的高山兀鹫,这是生活在中国西部高海拔地区的一种异常凶猛的 高原猛禽。它们飞到拍摄现场,蛰伏在茂密的冷杉树上,等待着扑向猎物的最佳 时机。
 
  专心拍摄的fly等人根本没有发现周围发生的一切。当祭坛上仅剩下雪贝 一人,当摄影机即将拍完最后画面的时刻,数十只兀鹫冲向了祭坛。fly等人 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随即他们明白了,他们无法阻止这场惨剧,唯一能做到的 是用摄影机记录下雪贝最后的生命历程。
 
  凶残的兀鹫扑向祭案上的银盘、扑向祭架上的雪贝。惨烈的一幕开始了:一 些兀鹫争夺、吞噬着银盘内那鲜活的肠子;另一些兀鹫把利爪伸进雪贝敞开的腹 腔,把肝胆脾胃等其它内脏撕扯出来;还有一些兀鹫飞到雪贝的身上,啄食着她 的脸和光洁的身体。雪贝发出凄厉的惨叫和痛苦的哀号,几股鲜红的血柱从她的 肚子里喷射出来,祭坛上出现了艳红的血雾…………
 
  当最后一只兀鹫飞离了祭坛,fly、freegotte等人再次走到雪 贝身前时,雪贝已经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他们望着她血肉模糊、惨不忍睹的 身体,这几个坚强的男人也不禁流下了热泪。
 
  他们把雪贝埋葬在这个童话般山坳里,迅速拆毁了祭坛,离开了丽江,离开 了云南。
 
  fly等人对拍摄的影片精心地进行了后期制作与处理,并分成两个不同的 版本,通过国际上的秘密渠道,向海外发行。两个月后,这部采用活体剖腹摄制、 反映神秘中国古老民俗的影片在国际上引起了反响,东南亚及欧美国家的片商纷 纷购买放映版权和发行权。飞翔影视公司获得了巨大的收益,不光还清了债务, 还获得了丰厚的利润。但是,影片中女主角惨死的场景引起了正义的谴责,纷纷 呼吁缉拿真凶。国际刑警中心局会同国际人权组织开始立案调查,好在fly在 立案前早已注销了飞翔影视公司,遣散了公司员工。fly和他的核心组成员从 此杳无音讯,无影无踪。
 
  据说,有人在北欧的某中立国看到过他们的身影。还据说,他们曾秘密地回 到那个山坳,起出了雪贝的尸骨,在国际朋友的帮助下,秘密运出了国境。他们 都是很讲情义的男人,他们不会让雪贝孤寂地睡在大山里,他们要终生陪伴着她, 他们要终生带着这个为了他们而献身的小妹妹浪迹天涯。
 
[ 本帖最后由 皇者邪帝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