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红颜神医】(1-17章)连载中


2009/09/14首发於:救国  至尊情色王朝
字数:83450字
下载次数: 514





              第一章深山人家

  隋末唐初时期,到处是烽火弥漫、硝烟四起,民不聊生。不过在离洛阳二百里地的,西北之处却是一点也感觉不到任何是战争的气息。那里有座高耸入云的无名山峰。

  在此山峰的周围还有许多的小山把其包围在里面,从此山的战略位置来看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但是就是这样的山却没有任何一支队伍进驻,不但如此在这山方圆50里内跟本无人敢接近,因为在400多年里有很多人的尝试的进到了这个范围内去探索,但是无一人归还,期间也有些朝廷派去的官方的队伍和人员,但是结果还是一样,一去不回了。再后来那里就成了禁忌之地,有时候有些朝廷要处决的犯人,也被放到山里,反正去到那里的人从来没听说有谁出来过。
  这座无名高山还有个可怕之处是,据有记载以来还没看到里面有什么动物,就算是蚂蚁也没有,都没人听到过里面的任何的动物声音。这实在是让人不能相信,但是现在已经没有人再敢去证实这是不是真的了,因为以前进去的人都没看到再出来过,放进去的猎犬也没有了影子。现在正逢乱世,大家谁还有心情和精力去关心这地方。从那以后大家称那山叫做「绝命峰」。

  「姐姐,爷爷喊你回家吃饭了」一个听起来稚嫩的声音在山谷里回荡着,但是就是看不到人,很显然喊话的是一个小孩,但是却看不到人,同样的声音持续了一盏茶的时间后,一声「知道了,我采完药就回来」一个娇滴滴的女孩声音,话很短,但是可以从中听出,说话之人是出很远的地方说的。

  在山脚的地方有着一间很显眼的茅屋,为什么说它显眼呢,因为茅屋的茅草竟然是红色的,还是那种跟鲜血一样的鲜红色。屋子周围是用各种不知道什么名字动物的骨头材料围成的栅栏,白森森的骨头和红艳艳的颜色相搭配,远远就能看到了。

  这时在屋子正中的院子里,有张圆木桌子,桌子旁正闭目坐着一位鹤发童颜的老人,满头的白发,但是脸看不到一点的皱纹,人看起来也十分精神,身上穿着不知名材料编织出来的灰色衣服,整件衣服浑然一体,看不出有一点剪裁的痕迹。

  老人的旁边是一个模样约十二,三岁的男孩,男孩的模样用现在的标准来看绝对是一个帅哥,男孩正在目视不远的前方,似乎等的很焦急了。

  桌子上的饭菜没人动,看来是等人。正在等着的时候,从远处出现了一个红色的身影,不一会儿只看到那身影在院子前面的水塘的水面上点了几下就来到那二人的面前。

  那红衣女子刚停下,就听到男孩抱怨道:「姐姐,今天怎么那么晚啊,爷爷都等半天了,要是爷爷饿着了怎么办啊」,「我看是你等不急了吧,爷爷就是半个月不吃东西都很精神,真是谗猫一个」女孩拍了男孩一下头说道。

  这时候在一旁闭目养神的老人睁开眼说到:「红儿你回来了,快点吃饭,吃完饭后到我的房间来一趟。」男孩看着老人不解的问到:「爷爷找姐姐什么事啊,现在不能说吗」。女孩又敲了一下那男孩的头「爷爷找我,又不是找你,小孩子问那么多做什么啊,再问明天不带你到山顶玩了,」男孩不再做声,低头吃饭。
  当大家吃完饭后,那老人对男孩说到:「伟儿,天快黑了,你到林子里捉点萤火虫回来,今天我跟你姐姐还有事要说,你姐姐就不跟你去了,等月亮照到池塘中间的时候你再回来。」男孩不明白为什么爷爷这样做但是,他知道多问了也是自讨没趣,于是一个纵身就往不远处的树林奔去。

  看到男孩走远了以后,老人让女孩跟着他到了屋子里面的一个房间里去,老人进到房间里把门关上,走到床边,从床底拉出一个不是很大的竹箱,然后他对女孩说:「红儿,你把衣服脱了。」

  女孩还是疑惑但是还是照做了,只见红儿双手稍微举高,然后用右手向上一拉一提,整件套衣就自下而上的离开了她的身体,但是想不到的是她的身上除了那件浑然一体的外套外,里面竟然是真空一片,什么都没有穿。

  红儿的模样本来就长的很好看,高高鼻梁,樱桃小嘴,瓜子小脸,虽然年纪才一十六岁,但是那双水灵灵的大眼中却有着成熟女性的所特有勾魂眼神。穿着衣服时候被掩饰的身材,在这时间一览无遗。

  她有着170公分的身高,苗条玲珑的娇躯,长长的头发一直披落到圆润挺翘的臀部,雪白的丰满奶子!雪白的肌肤,深深的醉人乳沟,那一双金字塔型的的奶子真是令人心动不已。两颗浑圆坚挺的双乳配上粉嫩粉红的乳头,一瞬间展现出来的36D洁白双乳上那2个熟透的樱桃,让人看了以后真想一口吞下。
  平坦光滑的小腹下面,是那被茸茸黑草掩盖的诱人的密穴,虽然看不到小穴具体情况,看是从那高高隆起的地方看来,一定是人销魂的好去处了。,

  爷爷无声的看着红儿赤裸裸的一丝不挂站在那里,过了半盏茶的时间,爷爷忽然叹了口气说到:「是时候了,到时间了,应该让你出去了。」

  红儿对爷爷让自己这样做正感到疑惑,听到爷爷这样说后就更是不解,但是她没有说话。因为那么多年来爷爷每做一件事都有他的道理,从不让自己多问,自己也习惯了,感觉上照做就是了。

  爷爷在说话后,也伸手把自己的衣服脱下,赤裸裸老人身体大致上跟其他上了年纪老人一样,只是保养的好点,老人个头很高有1。9米左右,但是身材较瘦,身上的肋骨都隐隐可见,唯一跟其年龄不符合的就是他跨下的那根阴茎,虽然还是软软的但是也有一尺来长。

  红儿看到后不禁惊奇怎么爷爷那根东西跟树林里的那匹白马的东西一样啊,似乎比那马的还粗。正当红儿还在愣神的时候,爷爷做坐到了床上,他让红儿也跟他正对面坐在床上。这时候老人的阴茎正对正着女孩的密穴,但是还是软趴趴的。

  老人正目对女孩说道:「红儿,现在是时候告诉你一些事情了,因为今天你就一十六岁了。」「什么事,爷爷你说吧,我仔细听就是了,」红儿说完晃了晃双乳,把双手分别放放在两条雪白无暇的大腿上,双眼看着爷爷。

  爷爷尽管面前对着一位绝世美女,而且还是赤身裸体的,但是他的眼神没有丝毫的迷离。他说道:「听好了红儿,我只说一遍,而且听了以后,你谁都不能说,连你弟弟也不能透露半点。」红儿点点头。

  爷爷接着说:「我们原本不是这里的人,我们是在约400多年以前才逃到这里来的,也就是说我们在这里已经住了将近400年了,是你的曾祖父带着全家逃到这里来的。」

  说到这里老人把刚才放到床边的箱子打开,从里面拿出一张用很大的兽皮包着的包袱,打开里面一看,有一大卷竹简和一大张很旧的绢布,那两样东西上面都有写了不少的字。

  老人用手轻轻抚摩着这些东西说到:「就是为了这些东西,我们才要逃难到这里,我听我的父亲说这是他祖父从一个叫华佗的死囚上得到的,他还说上面的记载的东西很有用,将来还能解救我们这一族人。他还说一但他们的后代里面有女孩,而且那女孩的跨下长满黑毛,那么在她一十六岁的时候,就要把这些事情告诉她。」

  正当爷爷想继续说下去的时候,外面的男孩回来了,并在院子里问是不是可以进来了,爷爷让再去捉多点,男孩听后又跑去捉虫了。

  爷爷把伟儿打发走后,样子表现的象想到了什么一样,他忽然仰面躺在床上,然后对红儿说:「你现在还必须要做两件事,做好了我才能放心的让你到外面去办事。」「什么事啊,爷爷。」「过来,把我手里的这东西放到嘴里,想办法让它变硬,但是不能用咬的,而且只能用嘴。」

  说完老人用手把他的阴茎拿了起来。红儿不加思索的半跪了下去,一口就把那阴茎一半含在了嘴里,她那粉嫩小脸立即变得通红发热,小红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用眼睛看看了爷爷,爷爷这时候的眼睛闭上了,似乎是在休息。

  于是小红开是用她的小嫩舌舔舐着爷爷这跟东西前端象乌龟头一样的东西,为了早点做到爷爷交代的事情,她想着方的用嘴来弄爷爷的那根东西,先是用舌头舔舐,然后再用嘴巴吸,舔2下就吸一下,接着再用舌头环绕着龟头摩擦,然后在前后进出,直把那一尺来长的阴茎尽伸到喉咙的深处,在阴茎进出嘴巴的同时还用牙齿轻轻的刮着阴茎是四周。

  在用嘴巴工作的同时她发现自己身体也有了变化。

  身体开是发热,呼吸开始基础,胸前那两颗粉嫩乳头也变硬,变大,用手轻轻一碰浑身有了触电的感觉,麻麻的,自己小便的地方也有点水流了出来,但感觉上不是尿。

  她这时候也没有有多想这些变化,她更多的注意到嘴里的东西有了变化,渐渐的开始变大,变粗了,自己的小嘴巴似乎再也放不下,但她还是把自己的嘴巴尽量开到最大以容下爷爷的那根东西,终于爷爷的那根东西在她那小嘴再也放不下了,她才不得不吐了出来,这时候的爷爷也睁开了眼睛,看着满头大汗小红,再看看自己那变硬变粗一尺三寸长的阴茎,对小红说:「好第一项算你合格了,接下来是第二项。」

  小红这时候才看到刚刚还在自己嘴里的东西现在已经变得跟刚才很不一样了,特别是那东西的前端又圆又大,颜色已经变成了酱紫色,而且还时不时的上下晃动,好象再跟她打招呼一样。

  「小红,你先躺下,闭上眼睛,放松身体,等一下无论发生什么情况,你都不要惊慌,你要跟随着你的身体的感觉来行动,千万不要去反抗,知道了吗,」爷爷说到。

  「知道了,爷爷,我都听你的,」说完,小红乖乖的闭上了双眼,静静的躺在了床上,这时候的小红仰面躺在床上,她那美的让人眩目的面容,她那洁白胜雪的肌肤,高高挺起的傲人双峰上面那两颗红樱桃这里面的任何一样都足以让人发狂。

  更致命的是她那小腹下面的那块芳草地出奇的茂盛,那片茂盛的小草一直从饱满阴户上延伸至她那丰满圆滑的的臀部下面,把她那可爱的菊花蕾包围了起来。据说这样的女人性欲极强,也是男人的最爱。

  尽管这一切都在爷爷的眼里一览无遗,但是在爷爷的眼里看不到一点欲望,眼神依旧没有迷离,他眼里的小红只是她的孙女,而不是其他的什么女人。
  爷爷这时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用极快的速度点了小红身上的一十六道无名的穴道,然后他坐在一旁仔细看着小红,似乎在等着看什么发生一样。

  这时的小红在感觉到身上被点了穴以后,在穴位的地方忽然分别涌起了极热的和极寒的东西,象水一样在身体的上到处乱串,感觉非常不好受,但是她不敢用内力进行抵抗,只是放任它们。

  尽管在意识上小红没有进行反抗,但是她的身体却是发生了变化,赤裸裸的胴体上不断毛出冷汗,高耸胸部急剧的起伏着,身体在微微颤动,俏脸上的颜色也越来越红了。

  爷爷在看到一景象时,脸上的神情淡定,并没有做任何动作和出声。此时小红渐渐的感觉到那些冷和热的水流,渐渐的都聚集在了她的阴部的地方,越来越多,她感觉到她的阴部很难受,那些冷热的水流在那里想汇合在一起,但是仿佛有东西在阻隔她们,使它们不能融合在一起,于是它们就在被阻隔的地方到处乱串。

  小红这时候有了很象小便的感觉,但是就是尿不出来,而且她那下面越来越涨痛,身体也剧烈的开始颤抖,她这时实在是不知道如何是好,于是她睁开美目,叫到「爷爷我忍不住了,下面尿尿的地方要胀裂了,爷爷救我」,话刚说完,身体又更猛抽搐了一下,就昏过去了。

               第二章红儿

  爷爷看到这一情况,立即伸手替小红把脉,忽然他的神情变得很凝重,不禁的摇头叹气到:「我最不想发生的事情还是要发生了,难道这是天意,小红一旦进入民间必将引起波澜。」老人只说了这句话后,眼泪已经从他双目涌出。他没再说什么,只是用手把眼泪擦了擦,然后伸手把赤裸裸的小红抱了起来,跟她面对面的搂了起来。

  他把小红的双手放在他的双肩上,然后用右手把他那粗大阴茎对准了她的小穴。此时小红的小穴已经流出了很多的水,老人知道小红现在已经是很危险了。他急忙用左手把她的小穴弄开,当他看到了那鲜红的贝肉里面有一个细小的洞口的时候,他立即把他大阴茎往里面插了进去。

  老人的阴茎那一尺三寸的粗大阴茎,是一插到底,竟然没费什么力气。老人的脸色更加的凝重,喃喃道:「小红身体比他想象的还要特别,看来她以后必定有那几个劫数,一切只能靠她自己去化解了,老身只能尽力到此了。」

  老人双手环抱着孙女,开始了剧烈的抽插,他把自己的胸部紧紧的压在她那丰满诱人双峰双,几乎都把那两个肉球压扁了。老人的阴茎每次都是全根而进,全身而出。并没有一点怜花惜玉的想法。

  小红尽管还处于半昏迷的状态,但是她的嘴里也开始哼到:「啊……啊……下面好难受啊……对了……就这样再快点……这样好点了……不行……再快点……舒服点了……对就这样……啊……啊……好点了。」正在哼着的时候,她的那双玉手忽然抓紧了老人背部,不段的乱抓着。

  小红这时候迷迷呼呼的觉得有样很粗大发热的东西进入了她尿尿的地方,并且一直进如到了她的身体的很深的地方,刚开始的时候很痛,就象一根火热的铁棒插到了她的小穴那里,但是当那铁棒的顶端被她身体的一样东西顶住的时候,她下体内那些聚集的东西竟流到铁棒那里,自己就舒服了点,随着铁棒不断的进进出出,仿佛那些东西都被根铁棒吸引着,渐渐的离开了体内。

  老人这时候身体也起了很大变化,全身通红,热气腾腾,连小红也被包围在了那团热气之中,老人身上的青筋毕露,抽插的速度变慢,似乎每下的阴茎抽插都要费很大的力气。终于在半柱香后老人身上冒出了红色的热气,老人这时候大喝一声后,忽然就晕倒在了床上,小红也在同时发出了「啊」的一声后,顺势倒了下来,压在了老人的身上。

  当两人身上热气散去之后,让人热血沸腾的一目展现在了面前,一位美少女的赤裸裸的压在一位老人身上,两人的下面还连接在一起,只是两人的结合处流出了不少白色粘稠的液体。

  就这样又过了半柱香,老人先醒了过来,他很快的处理好了眼前的一切。只是小红这时候仍然没有醒过来,他盘坐在一旁。

  「爷爷,刚刚是怎么回事啊。」刚刚醒来的小红,看到爷爷这时候已经穿好了衣服在一旁打坐,自己的身上也穿好衣服。她整个人还是混身无力,下身还有疼痛的感觉。爷爷看到她醒了以后,又替她把了把脉,然后轻轻点点头,他让小红好好休息,明天早上还有事说,他还要她不要把今晚所发生的事对任何人提起,小红答应后,爷爷没说什么就离去了。

  第二天早上,当伟儿出去打猎后,老人把小红又叫到了他房里,他把昨天给小红看的那些竹简和张绢布都拿了出来,然后对小红说:「这些东西就叫给你了,你把里面的东西背熟了解后,就找个只有你知道的地方藏起来,谁也不能说,等到时候了再给你弟弟。」

  「那是什么时候啊」小红不解的问道,「天机不可泄露,等到了那时候你自然就知道了,你现在就拿着这些东西到山顶的那个洞里去自己参详了,山上的洞里有足够的食物和水,学成后就把那些东西藏起来,你最多只有3个月的时间来参详。」

  「知道了爷爷,我现在就去。」小红习惯性的回答,她知道爷爷不喜欢别人问那么多的为什么,只要按照他说的去做就好了。小红接过爷爷手上的东西,收拾了点东西,很快的就走了。

  六月天气实在是热的让人发狂,特别是洛阳方圆五百里地3年的大旱更让当地人难以生存,许多人都逃难去了。在逃难的人群中,有一个书生模样的40多岁的男人一副狼狈的模样,正在拉着一位衣衫褴褛的中年女子拼命的奔跑着。后面正有十多个强盗打扮的人在后面追赶。

  「相公,我实在是跑不动了,我们把身上的钱财给他们就是了。」那女子气喘吁吁的说到。

  「那些强盗不是劫财那么简单的,他们还要杀人灭口的,没看到一路上那些死尸,无论男女都是光着身子的,」男子说道。

  「那我们怎么办,总不能在这里等死吧。」

  那男子看了看前面,说:「反正横竖都是死那就进山吧。」

  女人看了看前面的那寂静的树林,还有树林后那高耸入云的山峰,惊呼到:「那不是绝命峰吗,难到我们没有其它办法了吗?」

  「快进去吧,再晚后面的强盗就追上来了。」刚说完,那男的就拉着女子往树林的深处跑去。

  「大哥,前面那二人往」绝命峰「方向跑去了,我们还要不要追啊。」一个长的满脸横肉和大胡子的大汉对他前面一个骑马的男子说到。

  「到口的肥肉就这样飞了,那地方进去了,我还没看到过一个出来过,当年大当家的和二当家,就是不信邪,结果到现在都没人再看到过他们,」一位老大模样的人无奈的说到。然后他招了招手带着那十多号人往回走了,只留下了两人在附近等着。

  在绝命峰山脚下一位身穿一身红色紧身服的绝色妙龄女子正在树林里飞奔,那女子的奔跑速度十分惊人。树林死静,除了那女子的奔跑时发出的声音外,就只有那树林里的可怕风声了。

  那女子正在急速奔跑的时候忽然听到前面有2个人的呻吟,虽然树林的光线很暗,但是凭着她从小练就夜视眼,他知道那两人是一男和一女。当她来到那两人的身旁时,那两人已经没有了声音。

  此奔跑的红衣女子,正是小红。她是奉命在离开爷爷和弟弟,到外面去办事的。当她来到两人的身边,便立即用手分别探了探两人鼻息和把了把脉,她发现女的已经是中毒太深,她是回天无力了;但是那男子却是还有救的可能。

  她从身后的背包里拿出了一个小瓷瓶,从里面倒出了一颗药丸。接着想用手弄开那男子的嘴巴,但是那男子的牙关紧闭,怎么也打不开,接着她尝试着点了他身上的一些穴道,依然无效。这时她急中生智从身旁拿了块石头,往男子的牙齿敲了去。男子的门牙掉了3颗,小红把药放到了男子的嘴里。

  过了半盏茶的工夫那男子忽然浑身抽搐了起来,口吐黑紫色的液体。「怎么会这样,是不是我弄错,」正在一旁的小红惊呼到。她立即又把了把男子的脉,她发现原来那男子还中了另外的毒,只是那是种慢性的毒,刚才自己一时大意竟然没注意到。

  那男子此时的下体,也起了变化,他那阴茎高高的挺立着,几乎要把裤裆顶穿了。小红也看到了这一情况。于是她立即把男子的裤子褪了下来。

  当看到男子的那长约八寸的粗大阴茎,她的那张粉脸不由得红了起了,特别是当她的鼻子在闻到那男人阴茎独有的气息时,她的呼吸也开始急促了起来。
  这是她长那么大以来第2次接触那东西,虽然没爷爷的那么粗大和长,但是他那东西的前端似乎要比爷爷大。她自己接着把裙子往上提了起来。她那丰满雪白的浑圆一体的美臀立即展现在了大家眼前,想不到她下面竟然是真空,那片芳草地在高高耸起的美白阴户上真是天下一绝。

  小红站了起来用手把那男子的阴茎对准了她的洞口,变坐了下去。可能是她对这方面实在是没什么经验把,等下体湿润够就插了进去。她觉得下体很痛,仿佛被一个烧红的东西硬生生插到了她的里面。她身体不由的左右摆动了起来,尽管她身上还穿着衣服,但是她那双豪乳上的两个葡萄印在她的衣服上形状清晰可见,再加上胸部左右摆动,相信任何一个男子看了以后都会为此疯狂。

  小红这些举动连她自己也没想到,她不知道身体为什么有这样的反映,她也没时间想,她现在只是一心想救人。她心理回忆着那竹简上面的救人之法。
  她通过下体的左右摆动,让那根阴茎的头部顶在了她阴道里的那团软肉,可是没想当他那阴茎一顶到她那团肉的时候,她就犹如触电一般浑身打颤,有酥麻的感觉,身体无力,精神也难以集中,以前那次爷爷也给过她这样的感觉,但是没这次的那么强烈。

  她定定神,用手点了男子的几处穴道后,男子身子不再颤动,自己也尽力压制住了身体的那种感觉。她让她的阴道里的肉团紧紧顶在男人阴茎顶端,然后运气让自己那团肉张开变大,最后完全的把那阴茎的顶端完全包透。

  这时候她的身上也是大汗淋漓,那身衣服也被汗水弄的紧紧贴在身上,那曲线玲珑是身材完全展现了出来。如果她的衣服不是红色而是白色的话,那她现在跟全裸没什么两样,特别是胸前那两个乳头和下面的那浓浓的黑草,更是形状毕现。

  她开始运功让她的下体吸吮着他那根东西,她现在是一动不动跨坐在男子的身上,但是身上汗水越来越多,呼吸越来越急促。就这持续了半盏茶的时间后。她感到她的阴茎喷射出了很多热热的液体,她急忙运功把那些液体吸进了她的体内。

  他阴茎的东西喷射了断断续续的半盏茶的时间,当小红确认他体内毒都排完后,她站了起来拔出了那个在她阴道呆了多时的阴茎。她看了男子的脸色,再次把了把脉,觉得没什么问题了,她就到一旁盘坐运起功来。

  她想用内力将从男子身上吸取到东西逼出体外,但是她发现不但无法将那些东西逼出体外,而且在运功的同时,她发现那些液体渐渐溶入了她的体内,并且被吸收了,她很诧异。她知道他爷爷从小就给她弄了很多的草药给她吃,她现在可以说是百毒不侵了,她倒不是怕中毒,而是觉得她现在的状况跟竹简上记载的不一样。

  她为了安全再连续运功了两遍,发觉没什么异样以后才安心。她现在觉得整个人似乎更精神了,内力也没什么损耗的迹象,反而有提高的迹象。她不知道她的这一现象是跟她的特殊体质有关,就算是华佗也不知道他的医术会由这样人来继承。

  当小红一切都弄完了以后,才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都湿透,浑身黏糊糊的很难受,他把衣服脱了下来,想从包袱里再找件替换,可是找了半天,才忽然想起是自己出来的时候忘记拿了。她发现刚刚死掉的女人的身旁有个包袱,于是她在里面找到了些衣服替自己替换。

  她把男子背了起来,飞快的朝树林的外面跑去,她知道这里到处都是有毒的植物,稍不小心就回中毒毙命,这也就是为什么没人能从这里出去的原因。但是爷爷交代过不能跟人说出这里的秘密。

  小红看到树林不远处,有了路口,她这时知道那里是安全的地方了。她把男子放在来往路人都能看到的地方。便匆匆离去了。

              第三章小村春色

  小红在离开那男子以后,顺着一条大道走着,这时候的她已经没了如花的美貌和玲珑的身材。她的模样跟那在树林死去妇人那样。这种能够从整个人形体上进行改变独门的易容术,在江湖上已经失传200多年了,想不到竟被一位二八年华的女子掌握了。

  小红不知道爷爷为什么要她易容,但是爷爷的再三交代,她只能遵守。她不知道以她原来的模样和身材,办起事来极不方便,还会引起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正当她还在想着爷爷交代的事情的时候,她的眼前出现了一个小村庄,村庄给他的感觉是死气沉沉的,几乎每家每户外面都挂着白布条,很多人身上也穿着白纱衣和帽子,她小时候听爷爷说过这是家里死人以后,才有的打扮,但是她觉得那么多家人都是这样的打扮,一定是有问题。

  「大婶,这村子发生了什么事啊,怎么都这样,」小红对着一个没穿那种衣服40多岁的妇人问到。

  「除了瘟疫,还能有什么哦,这年头都没法让人活,大姑娘,我劝你还是早点离开这里的好了,」老人面无表情的说到。

  「大婶能带我去看看吗,我家里九代从医,我多少也知道点,可能我能帮上点忙,」小红说道。

  妇人听到这话,眼前一亮,立即把小红带到了村长的家里,说明了事情的经过。村长很高兴立即带小红去看了几个病情严重的人。小红了解病情后,就开了张单子交代了村长去准备药材。村长但看到村里的人有救了,立即派人去准备药去了。

  由于小红要的药材一时半刻也弄不全,村长就极力挽留小红在村里住上几天,好观察病情。

  当晚在忙过之后,村长设宴招待了小红。小红现在的模样是已婚妇人的打扮,所以她对村长说她姓孙,名红。村长不好直呼其名,知道她已婚,就称呼她为「孙大嫂」。

  当晚,经村长的安排,孙红就住在了早上她问话的那家人家里,那家妇人家里只有她和那天性痴呆的30多岁的儿子,晚上吃过饭以及洗完澡以后,她就上床练功了。

  正当孙红练完功想睡觉的时候,她忽然听隔壁的房间有了响声,好象是人发出的喘气声和呻吟声,她运起内力在墙上弄了个洞,虽然房间很黑,只有点点月光散在地上,但是房间里的一切都没能逃过她的那双夜视眼。

 男的就是那痴呆的傻子,女的是她母亲。这时候女的正跨坐在自己儿子的身上,双手不断搓揉着自己那双已经下垂的大肥奶,似乎很享受的样子。

  「快……对……就这样……插我的小穴……不要那么快……慢点……我快不行了…娘……爱死你的大鸡巴………不要停………继续」

  「娘……你下面的小穴…吸得我好紧…饿哦……好舒服……我喜欢………娘的………小穴…我最爱跟娘………玩了」

  傻子突然转身起来把母亲压在了他下面,他那足足有八寸粗大的阴茎一下子就进跟的被她母亲的小穴给吃掉,刚刚进去就拔了出来,再狠狠的插进去,不停抽插起来。

  紧接着伸出那双粗糙的大手狠命的抓着她的肥奶,还把舌头伸到了母亲的嘴里,说到:「娘我渴了,给我点水喝。」

  那妇人立即张开嘴跟儿子吸吮了起来,她把她口水不停的往儿子的最里送,儿子好象在吸吮着什么好东西一样,不停的在她娘的小嘴里活动。

  就这样两母子就这样赤条条的在床变换着样式玩着,虽然期间两人的淫声浪语没停过,但都是很小声,生怕别人听见。

  孙红在一旁看的身体就起了反应,她感到她下面的小穴很痒,仿佛有很多蚂蚁在乱爬,小穴也有东西流了出来,伸手一摸,有点黏忽忽的感觉,脸也开始发红。喉咙不断的咽着口水,真是看的混身难受。

  他想不到男女之间的事情是这样的,平常怎么没听爷爷说起。而且那两人干起来是那么高兴,应该不是什么坏事。越想她身体的反映就越大,她回到床上试着运功调息,但是一点用都没有。

  正当她想在继续看的时候,那对赤裸母子的表演已经结束了,可能是由于太累了,孙红尽管身体躁热不安,但是也不知不觉的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发现那妇人已经准备好早餐,孙红自己有点不好意思了,要人家等那么久。于是打了招呼后开始吃了。

  刚吃到一半,就看到村长带着人来找她。村长告诉她,要买的药材都买好,就等她去处理了,孙红立即就跟了去,这一忙就是一整天,熬药——观察病情——提醒注意的事项——处理特殊的情况。终于在亥时病情得到的控制,孙红这才放心把其他的事情交给了村里的人,然后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妇人家。

  这时的家里只有傻子一个人在家里等她吃饭,她问了傻子她娘亲去那里了,傻子说村长叫去看护病人了,今晚就不回来了。傻子看到孙红回来后,就跑到后院去烧水,他说他娘走的时候交代等姐姐回来吃饭后,就去烧水给她洗澡。
  孙红这一整天忙的的确是很累,也想着吃饱以后洗个澡,舒服的睡个觉。于是她也没多问,吃完以后就到后院那个大水缸里面躺了下来,水缸里面水温度很适合孙红,她感到很舒服,再加上白天的疲劳,她竟然在水缸睡着了。

  半夜的时候她被冻醒了,忽然她发现缸边有人,她刚想出手把那人打倒,这时候那人出声到:「姐姐你醒了,怎么你在水缸里睡着了呢,那样会着凉的,我以前这样也被娘说过。」说完他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水缸里的孙红的身体。

  孙红看到是傻子,手也就停下了。但是她看到傻子正在盯着自己身子看,他的下半身的裤子已经拉到了膝盖,他正有右手反复的套弄着他的鸡巴,那鸡巴已经变得比昨晚看的还要粗大,足足有一尺长,鸡巴上面的青筋毕露,他那东西这时一颤一颤似乎是在给她打招呼。

  她身上一热,昨晚的那种感觉又来了,孙红看看了傻子的模样,忽然计上心来。

  「傻子,你在看什么呢?」孙红问道。

[ 本帖最后由 zlyl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遨游东方 金币 +15 喝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