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妓女tj警察】【作者:a58239495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几厘米厚度的门板,将两个世界分隔开,一端是阴冷狭窄的楼道,而另一端是诱惑的秘密花园,张警官撞门而入后,顿时感受到了来自于秘密花园的诱惑,白麝香和茶木沉香融洽的萦绕,缓缓入鼻,让他大脑发涨,眼中的景象慢慢变得缥缈又深刻。

  所看到的是貌美的女人斜靠在床头,海藻般的黑色长发随意的搭在皙白的肩头,红艳的嘴唇饱满带着诱人的光泽,以及那双让人欲罢不能的长腿,黑色的丝袜,这些隐私的部位全都暴露在空气中,睡裙似乎只是个摆设,薄薄的布料可以看到内侧凸起的膨胀的乳头,深深的乳沟柔软的酥肉,平坦的小腹,还有隐隐约约没有底裤的下体。

  短短几秒钟,张警官几乎无法呼吸,即使他是个警察,但毕竟也是个血气方刚正当年的年轻男子,对于眼前的景象,他努力地控制了一下大脑,快速整理回路。他不断提醒自己,这个女人是个小姐,是个被男人随意玩弄很多次的女人,他的任务是扫黄,抓捕卖淫女。

  梦瑶并没有慌张,警察的闯入似乎已经习以为常,她静静的抽着烟,自然的将白雾从红唇间细碎的吐出,口中香兰的气息混合着淡淡薄荷烟草味,顿时充斥在狭小的空间。撩人的桃花眼微微轻眯,眼下凸起的黑色小痣妩媚的撩入心扉。
  张警官扑了个空,这个窝点他已经蹲了很久了,这次的任务就是要拿下这个女人,平时鲜少见她出门,踩点的时候见过她穿长裙的样子,细跟的鞋子将脚踝映衬的很美丽,而这个时候,却看到了衣裙之下的肉色,而且一无所获。

  正在这时,梦瑶笑了笑,两条交叉的长腿摩擦,黑丝袜的质感稀薄,一丝丝凉气不禁从下抽起,她下床径直向张警官走来,精致的脸庞气吐香兰,味道直直沁入耳鼻。

  「等你很久了,张警官,这几天在外面风吹雨打的,就为了看我一眼?为什么不直接来呢?」梦瑶的手指伸向了张辰浩的脸蛋,绵柔的向下摸索,探到脖颈和胸膛,让人不禁汗毛竖起。

  「你给我老实点。」他粗暴的甩开了女人的手,碰触到细软的皮肤时,小腹下方微微颤抖,他轻轻蹙眉,死死的盯着这个女人,内心不断警告着只记得身份和目的。

  「既然来了,就别急着走。」被甩开的手背因为力度的碰撞有些微微泛红,梦瑶却没有退却,反而更放肆的贴向了张辰浩,整个身体都探过去,故意用柔软的巨乳摩擦着男人的身体,薄薄的睡衣布料根本掩不住皙白的肉乳,粉红色的乳头如娇嫩的花蕾,淡粉色的乳晕绽开在雪白的肌肤上。

  张辰浩感到下体膨胀,血流在体内横冲直撞,他如一头低怒的雄狮,忍忍的死按住欲望的火苗,用力将女人一推,看她向后踉跄了一步,跌在床上,胸前的肉球也随着身体晃动了几下。

  「少用这些花把戏,告诉你,今天我就是来抓你的。」张辰浩有些不明来路的生气,不知是因为被诱惑还是按压浴火太过痛苦,他心想一定要将她抓捕,恶心又讨厌的女人,可正当他要动手的时候,床上的女人暗自冷笑了,猩红的嘴唇划出好看的弧线。

  「你有什么证据抓我?」梦瑶轻挑细眉,拨弄了一下长发,发丝柔顺的在指尖变幻着,「就凭你在外面蹲点这几天所看到的?你能看到什么?哈哈哈……小警察,你也真是可爱呢。」她不经意的露出粉嫩的小舌头,脚趾触碰张辰浩的胸膛,轻轻的圈点。

  嫩足隔着稀薄的丝袜,蛊惑的气味被张辰浩通通吸入,一种特殊的感觉从神经末梢直达入脑。他几乎涨红了脸,却不能缺失警察的威严,这个情况让他有些棘手。

  「我是不会放过你的,只要你做我就有证据抓捕你。」

  他迅速转身离开,身后传来女人尖细的笑声,带着别样的惑蛊和邪魅。
  张辰浩回到家中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沮丧的将手里的钥匙随手丢在写字台上,愤怒的力度使金属在木制的桌面上发出了重重的声响。

  空调发出轻微的声响,强效制冷并不能让他心头的不明火熄灭,身上的汗珠密密麻麻浸湿了衬衫,一种闷闷的潮热压在胸口,张辰浩从冰箱中拿出冷水壶,接连喝了两杯,喉咙突兀的上下移动,可那种感觉依然无法消除。

  胸口的部分似乎还有梦瑶残留下的味道,她的脚趾划动过的地方,那种特殊的诱人的味道,张辰浩沉迷在回忆中,不由自主的脱下衣服,轻轻的闻着,这个味道进入鼻腔的那一刻起,身体就会有莫名的快感,愤怒的情绪立刻被销魂所替代,潮热燥闷的压抑感顿时消除,全身变得舒缓起来,似乎回到襁褓中的那种温暖和踏实。

  他将头埋在衬衫的小小范围中,无法自拔,灵魂得到了释放,虚无的缥缈让他迷恋,忘记了一切。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忽然将衬衫丢掉地上,面孔变得僵硬,理智不断提醒他,自己是个警察,究竟是在做什么?迷恋一个小姐脚趾的味道到这种境界,怎么会如此的变态。他不敢相信自己的所作所为,冲进浴室,将冷水开到最大,任冰冷冲刷他身体的每一个毛孔。

  经过格斗训练和长久健身的累积,张辰浩的身体十分结实,呈标准的倒三角型,肌肉饱满的凸起,帅气的五官令他在学生时代,就得到很多女生的青睐,他的取向一直都正常,心理上也没有疾病障碍,可刚刚的反常表现,他实在有些无法置信。

  各种冰冷都不能令他平息,女人曼妙的身体,摇晃的肉乳,诱红的嫩唇,蛊惑的香气,她的一切都深深的刻在脑中,胸口像被压了一块巨石,窒息感不断袭来,无法安眠。

  这一夜,张辰浩几乎要疯了,血液快速的流动着,在体内横冲直撞,狠狠地撕裂灵魂,他抓破了胸口的肌肤,猩红的血斑留在胸膛,酒瓶散落了一地,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他怒吼着咆哮着,可依然无法改变体内不断膨胀的火苗,梦瑶脚趾的味道如上瘾的毒药,扎根在身体回路的深处,肆虐的生长,蔓延到体内每一个角落。而唯一可以让他得到释放的衬衣,已经不能满足他体内饥渴的欲望,被生生的撕成了碎片。

  天微微亮,张辰浩便出了家门,快速的发动车子。经过一夜的挣扎,他的双眼布满了鲜红的血丝,理智已经被碾压到粉碎,他像一头激怒的公牛,无法停止冲动的渴望,无法遏制的燥怒使他用力的踩下油门,黑色的车体冲破清晨未散开的雾岚,疾驰在城市的清冷的街道中。

  梦瑶家的门并没有上锁,似乎她早已料定他会来,提前换好了新的丝袜,肉色的薄丝精致的裹着细长有致的美腿,朦胧的丝滑独具诱惑。包臀短裙使大腿尽头的嫩芯若隐若现,将她完美的身体收拢的极致紧聚,胸前高耸的松软肉团呼之欲出,海藻般的长发散发着迷惑的气息。

  她舒适的靠在沙发上,悠闲的玩弄手中的皮鞭,门外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她的嘴角轻轻挑起,带着得意的嘲谑。

  张辰浩推门而入,熟悉的味道和场景让他深深地陷入,当看到梦瑶那双摄人心魄的眼睛时,全身似乎被抽空一般,软趴趴的跌落在地板,仰视着眼前妖娆的女人,他死死的盯住丝薄肉色长袜的末端,被细长高跟鞋包裹的朦胧脚背,隐约可见的青粉色血管和细微的肌理,令内心的渴望迅速壮大爆裂,男人肉躯早已承受不住这种爆破的冲击,五官痛苦的扭曲着,大颗大颗的汗珠从毛孔中沁出,顺流而下滴落在地板上,此刻,他感受不到任何事情,只想将那双诱惑的脚趾捧在嘴边,好好地享受来自于足下味道的致命快感。

  「张警官,你终于来了,我知道你一定回来的。」梦瑶猩红的嘴唇一张一合,眼下的黑痣让人特别难忘,她的声音柔细却凌冽,脸上的嘲讽戏谑带出女人特有的羞辱。

  「让我……闻……闻……你的……」似乎像中了邪魅的幻术,他的双眼死死的盯着娇小的嫩足,大脑中一片空白,似乎早已忘记了自己是谁,自己身在何处,只想要那种味道抽入身体中,释放冲撞的血流,短短的时间,汗水就已经将他的衣裤全部浸透,地板变成湿滑。

  梦瑶一连冷笑了几声,花枝乱颤的腰肢摇摆着,酥胸也随着晃动,蕾丝边缘下的粉色乳晕若隐若现,眼睛微微眯起,俯视脚下的男人,他空洞的眼睛早已掉了魂魄,渴望的样子卑贱的可怜,和昨天那个傲气的男子天壤地别。

  男人这种低贱的种类就应该这样,像畜生一样在地上爬动。

  「哈哈哈,张警官说清楚想要什么,要不然我怎么能明……白呢?」她故意拖长声音,粉色的软舌在唇边轻轻撩动,故意换了个坐姿,将右腿翘起随意搭在左腿膝盖上,将玉足摇动着,像是逗着一条失心疯的残疾狗。

  面对这样的挑衅,作为男人怎样才能将那样的话说出口,可张辰浩早已失心,双眼通红的几乎破裂,狂乱血流撞击着心肺,体内不停地升温,每一寸肌肤几乎要燃烧,体表温度以及烧到爆棚,大汗淋漓的在地面在划动着四肢,想要努力贴近闻到那种味道,特殊的脚底汗猩味,以及女人特有的魅惑香气。

  「让我……闻……闻……闻你的……脚。」每一个字都那么艰难,从牙缝中缓慢的挤出来,由于太过用力,脖颈的青筋明显爆出,头颅似乎沉重很多被,他死命支撑着,似乎下一秒就会气息丧尽,每一秒都在死亡的边缘艰难的挣扎。
  「一个堂堂的警察,任务是要来抓我呀。你不是觉得我很脏吗?被很多男人都玩弄过吗?居然想要来闻一个卖淫小姐的臭脚,张警官,你还是真的不要脸啊。」梦瑶嘲谑着,愉悦的看着这个男人的死样,他越是痛苦的抽搐,她就会越兴奋,不停地满足心中狂虐的欲望。

  张辰浩艰难的向前趴着,口水不停地从嘴角中滴落在地板上,留下湿粘的痕迹,他几乎要疯了,体内的欲望控制他,只想抓住那只诱惑的脚趾,让那种味道深深地吸入。用尽了力气,短短的距离几乎耗尽了所有的精气,奇怪的身体反应,让他根本无力控制四肢,全身软趴趴的贴着地板。

  「求……求你……让我闻一下……求求……你。」他的声音嘶哑着带着哭腔,每移动一寸,就像被无数根锋利钢刃刺入身体,狠狠扯着皮肉,整个躯壳几乎要融化了,只有心里不断增长的欲望,支撑着眼睛死死的盯着不远处无比诱惑的脚趾。

  「你要像狗一样的求我,今生都要做我的下贱公狗。」梦瑶的声音如同地狱的尽头中传来,她想要看到更加痛苦扭曲的脸,故意晃动着鞋子,看着他被折磨到恨不得去死的样子,快乐的笑着,猩红的唇瓣妖艳的绽开。

  「贱……狗……贱公狗……想要闻……闻……主人的脚……求求主人……赏给贱狗……求求主人……」人性的尊严彻底被碾压了,张辰浩从喉咙中痛苦的发出声响,这一刻,别说做狗,让他吃屎都会毫不犹豫的冲上去。

  「贱狗,这辈子你都要知道我们的关系,你不过是条狗,是小姐养的骚狗。」梦瑶得意的看着地上丧失尊严的男人,并没有因为他的表现感到同情,反而深渊中萌发出更多的快感,令她快乐无比。

  张辰浩的面目扭曲的愈发狰狞,口中喘着粗气,舌头全部伸出,垂在地面,流出粘稠的垂涎,不断挣扎着,眼看手指就要碰到那只梦寐以求的香脚,没想到,高高在上的梦瑶一脚将他踢翻在地上,力度从胸口穿透,细长锋利的鞋跟将他的衬衣划破,在胸膛上留下了一条长长的血印,鲜红的液体逐渐从皮下组织中涌出,空气中弥漫出淡淡血腥味。

  可他却如同傀儡,根本感受不到任何疼痛,依旧执着想要向前,四肢笨拙的挣扎着,想要得到渴望的解药。

  「哈哈哈,这么想要闻到对不对?」女人的笑声回荡在房间中,她故意用脚趾在他眼前晃着,看他像狗一样伸着舌头,如何都无法碰到的可怜样。

  痛苦的感觉几乎要把血肉之躯撕裂,大脑的每一条神经都在涨裂,重重的向神经的深处冲撞,张辰浩整条脊椎几乎要被体内肆虐生长的欲望藤蔓扯断,疼痛从四面八方放射挤压,他终于无法再忍受,想释放着咆哮怒吼,可喉咙似乎燃烧一样,声带的力度几乎要击穿薄薄的毛细血管,发白的关节用力在脖颈上抓出无数道血痕,突出的青筋暴露的更加明显,似乎要冲破表脂撕裂皮囊。

  他在地板上痛苦扭曲着,抽搐着,灵魂不停地被蹂躏,深陷到无尽的黑暗中,囚禁于十八层地狱的泥泽,渺小的血肉之躯承受着庞大的巫邪毒蛊折磨,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快速的幻灭,再生。

  他痛苦的几乎要死掉了,碎发凌乱的散落一地,混合着血液和汗雨,脏污一片。而想要的脚趾就在前方,他艰难的再次前进,张开嘴,努力将脸贴近肉色的丝袜,脑袋被用力踩到脚下,那个味道距离他已经很近了,他似乎得到了赦免般,使劲的呼吸,希望可以有深深将气味印入脑颅,可偏偏梦瑶并没有给他机会,将冰冷的狗链拴上了他的脖子,另一端牵在手里。

  「让我闻一下……闻一下,好不好?」张辰浩苦苦的哀求,眼皮努力撑起,空洞的视网晶体充满了委屈和渴望,膨胀的身体深处麻痒爆裂,一米八的健壮身躯此时已是腐肉残骸,并遭受着无数只蚂蚁同时啃食,神经不断被一股股电流刺激,令他痛苦的几近窒息。

  他几乎已经达到了生命的极限,心脏随时都有停止跳动的可能,这个时候梦瑶才不慌不忙的俯下身,优雅的将鞋子脱掉,露出肉丝袜的嫩足,慢慢地移到他的脸前。

  张辰浩已如一只发情的公狗,伸长了舌头,眼睛直直的盯着主人的一举一动,大气都不敢出,生怕得不到脚汗的臭气,乖乖的等待着,口水顺着舌头不断滑落,在地板上晕开了一圈又一圈。

  终于他如饥似渴的捧住了那只丝袜美脚,如同一支上瘾的毒药,贪婪着将脚汗的腥臭大口吸入,身体的痛感随着臭味的沁入,一点点舒缓,他几近陶醉,疯狂地用鼻子贴在丝袜上,将脚足的每一处都摩擦很多遍,被囚禁的灵魂顿时腾跃上天,轻飘飘的享受着迷梦般快感。

  梦瑶轻笑一声,「好了,闻的差不多了。」她将脚从男人脸上抽出,酥胸随着腿下的动作微微摇晃了几下。

  张辰浩像一只训练有素的狗般,乖乖的四肢着地,向后退了几步。

  那只脚如同神圣只手,把他救脱出水深火热的地狱。肆意蔓延的死亡藤蔓也逐渐收回,蛰伏在脏腑深处,短暂的沉睡。

  「下次再想闻我的脚,就需要收费了。」梦瑶的手指轻轻挥了挥,将身边的软绒披肩搭在身上,拨弄着长发。

  「主人,贱狗会乖乖效忠于你的。」身体慢慢地恢复,声音也恢复了正常,男性充满磁性的厚重感音质,短短几个小时丧失掉的灵魂再也找不回来,经过洗礼,他已经蜕变为没有尊严的行尸走肉,小姐的贱狗奴。

  如海藻般的发丝散发出蛊媚的淫邪,梦瑶那双摄人心魄的眼睛轻轻眨了一下,黑色的泪痣让脚下的男人深刻的印入视网神经,直抵大脑海马体,划下契约的烙印。

  张辰浩这才从地上站起,意识慢慢苏醒,倒退出这道地狱之门。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